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
同学的可爱女友17∼社团成果展

提示:以下图片来源于网络,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!

同学的可爱女友17∼社团成果展

嘿嘿!这次的期中考的还不赖,全部ALL PASS,大伙直唿说不可思议

,想说平时都在1�2边缘的我竟然考的这么好。

小诗嘟着嘴皱着眉说:「早知道你考的这么好就因该约妳去读书了。」

   小诗扭着石头耳朵说:「你不是说你都会结果咧?1�2啦!」

   小诗哼了一声:「真是被你气死了∼∼」

   石头红着脸摸着头一附不好意思的模样。

   憨憨的说:「偶!也不想这样啊∼∼」

   小诗气得很狠「ㄅ啊!」了他头一下,石头摸着头直喊痛的模样大伙看的都快

笑翻了,而糖糖呢?这次的成绩可是一落千丈,差点就被1�2了,气的她直跳脚

,说我都妨碍她读书,害她考不好,气唿唿的说下次在也不找我去看书了,真是地

!明明是自己读不好还硬要牵拖我,至于考不好的原因是什么我相信糖糖因该自己

心知肚明吧。

期中考才刚过沒多久,紧接着又是校庆,把大伙忙的团团乱,学校里的社团也

纷纷开始筹备成果展,准备在校庆中大展身手一番,我和石头、阿力、阿州、都是

热舞社的,只是很少去参加而已算是,而小诗和雪儿是受了我们的影响也加入了热

舞社,只是沒想到他们一加入就迷上了热舞,而且跳的还挺劲得,校庆那天他们也

会上台表演,心想这次我们又是肯定凉凉沒事做,心中正暗自窃喜时,想不到我们

那恰北北的社长,竟然说我们平时太混了,说什么要让我们将功赎罪机会,因此演

出的那天场控、音控、灯控、都要交给我们负责,怎么我们会这么命苦啊,本来想

说要好好偷懒休息一番,结果却……唉!不想说了啦,灯光、音响、这东西我们又

沒碰过,我们哪会啊,可是校庆又迫在眉睫,剩沒几天只好硬着头皮上了,后来我

才发现这东西也沒多难吗,只要多摸个几次就会了,害我一开始还穷紧张的。

说起我们热舞社可是美女如云,不只脸蛋佳、而且身材各各火辣,嘿嘿!当初

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加入了,像我们社长宝儿就是个大美人,雪白的肌肤、唇红

齿白,长长的睫毛、秀丽的脸庞带着一股傲气,但她那高傲的个性往往总是令人追

求者望之却步,到后来还被人传成是同性恋。

她听完简直要气炸了,还有我们的小可爱佳珍,一头俏丽的短髮,皮肤细嫩,

鼻子高挻,圆圆的大眼睛,一附稚气未脱的模样,身材娇小玲珑,却有一对令人称

羡34D的美胸,而且她为人活泼友善,是我们的开心果,笑起来时还有两个小梨

涡,十分逗趣可爱,当然还有我们的班花小诗和雪儿。本来想说现在沒事躲在音控

室休息一下,才躺沒多久。

阿力就兴沖沖跑来跟我说:「小凯!来∼∼来∼∼我带你去看好料的。」

我好奇的问:「什么好康的啊。」

石头贼贼的笑说:「等会你就知道。」

阿力催促着:「別问了啦!跟我来就对了∼∼」

只见阿州、宋仔躲在更衣室门头脑的望着。

阿州招招手让了一各位子给我,我往里头这么一望鼻,只见一群婀娜多姿的美

女只穿着内衣跑来跑去嬉鬧着。只见美惠摸着自己的胸部打量着佳珍不平的说:

「哼!真不公平你的胸部怎么这么大,那像我跟荷包蛋一样。」

一堆人也跟着说:「对啊!真是不公平,你怎么保养的啊。」

佳珍丽的脸庞泛着红霞低着羞涩的说:「我也不知道,可能是天身的吧。」

众美女哀怨的直说不公平啦,美淑说:「我可不可以摸摸看啊?」

佳珍点点头说:「当然可以啊。」

美淑一摸惊讶的说:「哇!真的好大喔∼∼」

美惠、小颖问说:「真的吗?我也要摸摸看!」

结果众美女一拥而上争先恐后的摸着。

佳珍尖叫连连护着胸直说:「啊!等等∼∼啊……会痒啦。」

这时又有人起闹说:「我们把她的胸罩给脱了要不要?」

大家兴奋的说:「好啊!好啊!」

佳珍一听惊恐不已:「啊!等等∼∼啊……不要……」

小诗和雪儿沐浴完就只裹着浴巾就出来了,小诗只见现场一片混乱。

他们好奇的问说:「你们在作什么啊?」

小颖回头一看:「哇!这个更大。」

又有几个人冲了过来,小诗、雪儿惊叫:「你们要幹嘛!啊……等等∼∼」

沒两下佳珍、小诗、雪儿都被脱的精光,佳珍的美乳娇挺饱满,就像颗鲜嫩可

口水蜜桃,恨不得能凑上去吸吮一番,而雪儿的胸部雪白细緻,充满弹性娇嫩坚挺

,简直就是人间极品,我们漂亮的社长宝儿才刚踏出沐浴室见现场吵成一团。

板着脸说:「你们是在吵什么啦!跟菜市场一样。」

小诗心想在场都是女生也沒什么好避讳,大方的展现的傲人的身材。

小诗贼熘熘地看看宝儿嬉鬧的说:「我们把社长也给脱了好不好?」

宝儿紧拉着毛巾语带恐吓的说:「你敢!就给我试试看。」

小诗向来天不怕地不怕那会理会宝儿的恐吓,小诗扯着宝儿的浴巾。

宝儿缩在地上唿喊的说:「啊!不要鬧了啊……救命啊……」

大伙为了佔各好位子,好一饱眼福,每个人都争先恐后挤来挤去,结果宋仔重

心不稳,整个人跌了一跤门应声声被推开来,女生先是一呆,紧接着尖叫连连,纷

纷拿起一副遮掩的身体

「啊!你们在各什么?」「阿凯!你还看∼∼」「啊!还不出去……」

后果可想而知,当然又免不了一顿毒打,惨遭众美女凌虐一番。我们在排演时

可真的很不顺利,一下有人受伤一下子会场的灯光有问题状况百出,更糟的是我们

跟厂商订的服装居然出了问题,可能要延到演出当天才可能收到,宝儿心情郁闷可

是到极点,人人都离他远远的深怕扫到颱风尾,到了校庆当天我们是10点上台,

可是都9点半了衣服还沒送来,宝儿简直是要气炸了,频频叫人去门口看他们到底

来了沒,到了9点50分厂商才姗姗来迟,宝儿是气的当场开骂,狠狠的将厂商刮

了一顿。

众美女迅速的回后台换好衣服准备登场,宝儿见大家都换好衣服上了舞台,只

剩自己还沒换,这时她又发现服装根本不对,衣服何时变成无肩小可爱,看来厂商

又送错了,宝儿心想错了就算了啦,有衣服总比沒衣服好吗!但众美女的的香肩都

露出两条肩带,而且各种颜色都有,根本不能看。

宝儿说:「把胸罩给脱了啦!这样根本不能看。」

大伙想想也对真的还挺难看的,他们正要进后台将胸罩给脱掉。

却被宝儿给叫住:「你们要去哪啦?来不及了啦!在这里换就好了∼∼」

他们看看四周心想反正沒人,就这样脱了起来,他们都还以为都沒人看到,却

不知我舞台上的监视器是看的一清二楚,肉棒涨的难受极了,想不到当灯控还有这

么好的福利,真是赚到了。

这时却又发生了一件令我意想不到的事,大幕无端端的居然开了,不知道被哪

个王八蛋给按到,现场的观众看到舞台上的春光无不惊嘆连连,舞者一开始都还不

知道幕被人给打开了,听到台下的骚动声,才惊觉连忙拿着衣物遮掩着上身,我一

看这还的了,连忙把幕给关上,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十秒这可够观众大宝眼福了,心

想我们这次运气怎么这么背,居然出这么多状况,演出正式开始大家受到刚刚那个

事件的影响,跳起来都绑手绑脚的,又加上衣服的关系大家都怕动作太会走光,一

点野感、韵律感都沒有,佩茹身材比较纤细上衣有点松松的不太合身,往上这么一

跳动作过大,小可爱竟掉了下来,佩茹慌慌张张的拉起,小脸涨的粉红,观众又是

一片骚动,其中不乏有人口出秽语。

佩茹他们班的和她男友看不过去,又和他们起了冲突,会场叫骂声不断,我们

的表演就在这惊涛骇浪中结束,回到后台大家心情都十分沈重,一片低气压,宝儿

则独自一人躲在角落不发一语,大家心情都不好,我们之前提议的庆功宴也就不了

了之,心想还是早早回家为妙,晚上要出去吃饭时,发现皮包盡然不见,这时我才

惊觉我好像把皮包丢在社团办公室里头,我又只好骑车回学校去找找看,我走到社

团办公室的门口,却听见有女孩的哭泣声,心想这时候怎么会有人在里头,之前社

团就有传过鬧鬼的新闻,我本来都不信,现在却全身毛骨悚然好不可怕,小心翼翼

的开着门唸着佛珠,奇怪我门一开声音又沒了,我深吸一口气打开了电灯,只见宝

儿瑟缩在角落,秀丽的脸庞还带有着泪痕。

我关心的问说:「学姐!你在哭喔∼∼」

宝儿擦去了泪痕逞强的说:「我哪有哭!」

我坐到宝儿的身旁低着头说:

「学姐!对不起,之前我老是打混摸鱼惹你生气。」

我又诚恳的说:「从明天起我一定好好练舞,下次成果展绝对让学姐风风光光

的,再也不会发生像今天这样的事了。」

宝儿再也忍不住泪水,她就伏在我怀里嚎豪大哭起来。

我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安慰的说:「学姐!沒关系,我们下次再来过。」

宝儿哭的跟泪人儿一样,之前藏在她心中的委屈苦闷就像溃提一番全爆发出来

,过了约半小时宝儿的情绪才安定了些。

宝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:「小凯!谢谢你,我好多了。」

我拿出面纸:「学姐!把鼻涕擦一擦啦,丑死了。」

宝儿接过面纸洗着鼻涕的问说:「真的很丑吗?」

我说:「骗你的啦!瞧你紧张的。」

宝儿拿擦过的卫生纸丢我吸着鼻涕娇嗔的说:「你很坏!还笑人家。」

我拿着面纸帮她擦拭着眼泪。

笑笑的说:「学姐!你笑起来很好看啊,幹嘛好是板个脸孔。」

宝儿擦着泪水:「还不都你害的,老是惹我生气。」

我靠在的香肩撒娇的说:「学姐!人家知道错了嘛,以后我会乖乖的。」

宝儿破涕为笑:「还耍宝咧!回家啦∼∼」

宝儿又说:「记得你刚刚说的,要让我明年风风光光的喔。」

我拍胸脯挂保证的说:「那有什么问题。」

宝儿说:「小凯!扶我一把我脚麻了。」

我扶起宝儿搂着他纤腰让她靠在我身上。

我问说:「学姐!要我载你回家吗?」

宝儿说:「不用啦!我自己有骑车。」

我就这样搂的宝儿去牵车,我笑着说:「学姐!你腰好细喔∼∼」

宝儿瞪了我一眼:「喂!得了便宜还卖乖啊。」

虽然宝儿这样说但她还是让我继续让我搂着。

宝儿感谢的说:「学凯!今天谢谢你了。」

我不好意思的说:「別这么说嘛!谁叫我们是朋友。」

学姐笑笑的跟我说了声:「掰掰!」

唉呀!我皮包又忘了拿,我又回到了社团教室拿了皮包,途中经过某教授的办

公室,里头传来阵阵男女的呻吟声,我好奇往门缝忘了进去,见到这画面我整个人

当场傻了,一个年约五十多岁的男子,相貌普通为人十分孤僻冷酷,鲜少和人往来

,只见他粗肥的肉棒从后头插进一个妙龄女子的嫩穴,同时双手在她的娇挺饱满的

美乳上不停搓揉把玩,那妙龄女子纤细的小手扶着办公桌,

嘴里唿喊的说:「啊!痛……轻……一点…啊……」

那教授也不管她的叫痛,肉棒歇都不歇的在她嫩穴中快速的抽动着,那妙龄女

子头不经意往这一瞧,剎那间我和她四相相对,这下我又受到更大了震惊。

那个女的居然是我们社团里的「小可爱」佳珍,顿时我眼冒金星无法相信我眼

前所看到的事实,她好像有看到我似地羞涩着低头咬住上衣,以免嘴巴忍受不了而

发出响声,教授抽送越来越凶勐兇悍,肉体强烈撞击「啪∼∼啪∼∼」佳珍频频发

出断断续续的呻吟,后来意外的高声叫了一声「啊!」,急忙自己用手捂嘴,不过

还是「嗯……嗯……」呻吟不停,教授在一轮勐攻之后,突然向前死死的抵住,屁

股一阵颤抖,白眼一翻,打了一个冷颤,软趴趴的靠在佳珍的背上,看样子是完蛋

了,稍事休息教授缓缓地站起身来坐在办公椅上,佳珍将他的半软的肉棒含进嘴里

,温柔的舔吮着,教授轻轻拍拍佳珍的头,好像是诉说着够了,佳珍抬起了头娇羞

望着教授,教授收拾好了裤档。

轻抚着佳珍稚气的脸庞说:「等会早点回家,可別在外游荡知不知道?」

佳珍点点头乖顺的说了声「好!」

我见教授出来了连忙躲到一旁,只见他头也不回着就走了,天啊!这是什么情

形啊,他们简直就跟男女朋友沒啥两样,我都快崩溃了我们心目中的小可爱居然跟

各老头子在一起,我真的不敢相信我刚刚所看见的事实,沒多久佳珍也出来了。

她靠在墙边低声的说:「小凯!我知道你在这里,出来吧。」

我不好意思的摸着头不发一语,佳珍久久才挤出一句话:

「刚刚的事你都看到了吧?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不要说出去。」

我点点了头,佳珍脸上又恢復了笑容。

感激的说了声:「小凯!谢谢你,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。」

平时我和佳珍的感情就不错,两人几乎无话不谈,有时还会吃她豆腐但她也不

会在意,我油条的个性又不经意的显露出来。

我说:「好是好但是有条件的。」

佳珍先是一愣才问说:「什么条件你说吧!」

我开玩笑的说:「那你像刚刚帮教授那样,帮帮我好不好?」

只见佳珍面有难色眉头微蹙。

我抬着头还在一旁催促着说:「快嘛!考虑好了沒∼∼」

忽然我感到我裤头一阵松动,只见佳珍蹲在地上褪下我的牛仔裤,掏出我的大

肉棒,佳珍慢慢地靠近我的那高举的肉棒,迟疑了一下就张开小嘴含住我的龟头,

我本来只是要逗逗谁知竟变成这样,正当我要出声制止佳珍,她一阵吸吮并且纤细

的小手抚弄着阴囊,一手套弄坚硬的肉棒,一上一下的舔得我舒畅无比,带给我前

所未有的快感,我内心得善恶天使开始挣扎起来,是要狠下心让佳珍继续下去,还

是赶紧制止她,佳珍稚气的脸庞带着一丝愁容,眼角泛着泪光。

见到此情景我哪忍心让佳珍继续下去,我赶紧扶起了她,谁知佳珍竟哭了起来

,我最怕女孩子哭了,连忙安慰她频频跟她说对不起,解释说刚刚只是要逗她而已

,我搂着佳珍想盡办法哄着她。

只见她频频拭泪搥打我的胸膛:「你好坏!居然这样欺负人家∼∼」

我不停的耍宝搞笑才哄着佳珍破涕为笑。

佳珍擦去了泪水腼腆羞涩的说:「把裤子穿起啦!难看死了∼∼」

我连说:「我的大小姐是∼∼是∼∼我马上穿。」

佳珍在一旁键我猴急的川着裤子忍不住抿着嘴笑了出来。

我牵着佳珍的小手说:「我送你回家吧!」

佳珍甩开我的手「哼」了一声说:「不要!我不要跟坏人讲话。」

我搂着她的腰哭丧的脸说:

「小可爱!別气了吗,人家知道错了吗,以后不敢了啦。」

佳珍噘着嘴说:「还有下次喔!」

我连忙说:「沒了∼∼沒了∼∼绝对沒有下次了。」

我又去牵佳珍的手这次她可沒甩开了,我问说:「啊珍!你吃了沒?」

她摇摇头示意说沒有,我说:「刚刚真是抱歉,我请你去吃大餐。」

佳珍不好意思的说:「不用了啦!我自己回家吃就好了。」

在我的坚持下佳珍也就不再推拒,我一边吃饭一边问佳珍怎会跟教授在一起,

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将事情的始末一一的跟我说,原来之前佳珍有次放学时被车撞了

,肇事者撞到人后又逃逸无踪,好显是教授经过救了她,而且佳珍住院期间的费用

,都是教授替她出的,而且还不眠不休的照顾,佳珍对教授感到十分窝心感动就这

样不知不觉的就爱上了他,在一次偶然的机会,佳珍和教授就在实验室发生了关系

,他们这样的令人匪夷所思的关系已经维持差不多快半年了,我跟她说他们是不可

能的,但她还是很坚持,佳珍也知道教授对她不是真心的,或许只把她当成洩慾的

工具而已,但她就是这么傻说什么也不愿意离开他。

我或许多少能理解佳珍心里头在想什么吧,佳珍出身在单亲家庭,由妈妈从小

一手拉拔大的,从小就缺乏了父爱,忽然间有男人对她照顾的无微不置,令他感动

莫名,让她感受到一股从未拥有过父爱,因而发展出这种畸恋。

我握着她纤细的小手无奈的说:「唉!你真是傻啊∼∼」

佳珍嘆了口气:「我知道!但我也不知该怎么办啊。」

我说:「你看像我这么优的男孩你不要,居然搭上一各老头子我真是不知你在

想什么。」

佳珍微笑的说:「我知道你很优!就可惜色了点。」

我说:「我哪里色了啊?」

佳珍腼腆的说:「平时不事偷看我们换衣服,就是吃我豆腐,还不色啊。」

我不好意思的说:「原来都被你发现了啊。」

佳珍哼了一声:「要不是你平常对我很好,不然我早就不理你了。」

我搂着她的香肩说:「我就知道你人最好了那会跟我计较这么多。」

我骑着车载着她回家,佳珍问说:「要不要上来喝杯咖啡,我泡的不错喔!」

有这难得的机会我当然说好啊,我见佳珍走路有点怪怪的,便问她说脚怎么了

,她说是今天跳舞时扭到脚。

我关心的问说:「有沒有怎么样啊?要不要看医生。」

她说:「还好啦!只是有点痛休息几天就好了。」

我说:「我抱你上去好了。」

佳珍推却的说:「不用啦!我自己走就行了。」

我不理她硬是将她抱,佳珍红着脸的问说:「我很重对不对?」

真是地她身高156体重44这样很标准啊,哪里胖啊。

我和她的额头相碰调戏的说:「不会啊!抱起来很舒服呢。」

佳珍腼腆的说:「讨厌啦!你再说什么,人家不懂啦。」

佳珍搂着我的脖子,一脸羞涩娇羞的模样,水汪汪的大眼睛含羞的望着我,心

中有着说不出口的甜意。佳珍拿出了钥匙开了门。

娇滴滴的说:「凯!妳对我真好,真不知该怎么谢妳。」

我笑得说:「这样啊!那让我亲一下就好了。」

我搂着佳珍的纤腰,噘着嘴作势要亲她佳珍双颊绯红雪白的玉颈微微后仰嘴里

直唿说:

「啊…凯!你別鬧啦,被人见到多羞人。」

佳珍住的是小公寓,而她是自己一个人住沒有跟人合租,心想现在的大学生都

沒啥钱,大部分都会跟人合租,况且佳珍的家境也不是很好,我好奇的问她:

「佳珍!妳怎么一个人住,不跟人合租呢?这样妳很不划算呢。」

佳珍无奈的说:

「我们在交往的事又不能让人知道,只好多花一点钱自己租了一间房子。」

我心疼的说:「唉!妳真傻,幹麻药爱的这么辛苦。」

我情不自禁的搂着她说:

「记得!我们可是好朋友,有什么困难需要我帮忙尽管开口。」

「还有!如果心情不好可別憋在心理,尽管跟我说知不知道。」

佳珍感动莫名,语带哽咽、点点头说:「凯!妳幹嘛对我这么好。」

我捧的他稚嫩的双颊说:

「傻丫头,谁叫我们是朋友。唉呦!小可爱,妳怎么又哭了啦。」

我替佳珍擦拭着泪珠,取笑她说:「羞羞脸!长这么大还这么爱哭。」

佳珍擦擦眼泪娇嗔对我说:「讨厌啦!人家哪有哭。」

佳珍「哼!」了一声「不理你了啦,人家要进去换衣服。」

说完还俏皮的对我吐各舌头,看起来可爱极了,忍不住偷摸了她的小翘臀一把

佳珍大发娇嗔:「啊!讨厌啦∼∼」

佳珍沒多久就换好衣服出来了,她穿着一件紧身的小背心,和一件贴身的运动

小短裤,佳珍拿了一本相簿给我。

笑嘻嘻的说:「我去泡咖啡,这先借你看!」

我拉住她纤细的小手说:「来嘛!陪我一起看吗。」

佳珍拗不过我只好乖乖的坐在我身旁,我搂着她纤腰,把她拥进怀里,只见佳

珍一脸羞涩什么也沒说乖乖地让我搂着,我他一张一张的仔细看着。

佳珍小时候长的并不算漂亮,国中时白白胖胖而且还一脸痘痘,谁知长大后会

变的如此清秀脱俗惹人怜爱。

佳珍嘟着嘴说:「我小时后长的很丑对不对?」

我摸摸头不好意思的说:「不会啊!长的很可爱。」

佳珍哼了一声:「你骗人明明就很丑。」

我把她抱起让她坐我的大腿上,佳珍「啊!」了一声:「你幹麻啦!」

我笑的说:「哪里丑!现在长的多可爱啊。」

佳珍灿烂的笑着说:「小凯!你说的是真的,还是说假的啊?」

我说:「当然是真的啊!可爱到好想亲亲妳。」

我又作势要去亲她,佳珍扭动挣扎。

不停呵呵的笑着:「啊!你別鬧了啦∼∼」

我笑说:「好妹子!给人家亲一个吗?」

佳珍什么话也沒说,默默的望着我,稚嫩的脸蛋、娇羞万般,娇靥羞红,我情

不自禁的吻着她,我把佳珍的小蛮腰一抱,然后就深深地吻她,她一时意乱情迷,

迷迷煳煳的张开小嘴,让我的舌头侵入她的嘴里深情的热吻。

我的手开始到处摸索着,越来越放肆,我的大手在佳珍的纤腰四处探索,佳珍

惊觉不对,扭动身体,边用双手来阻挡,佳珍被我紧紧的搂在怀中,躲也躲不掉,

嘴巴又沒办法发出声音,终于放弃挣扎,任他轻薄捏揉,我见机不可失,将她压倒

在沙发上,掀起佳珍的小背心,佳珍的胸部是那么饱满,我的手也只能握住三分之

二的美乳,我熟练的将胸罩往上一推,佳珍心里头又慌又急,可是也无法阻止乳房

弹跳出来,佳珍那对美乳房浑圆饱满,白皙细嫩,淡淡的乳晕,看的我裤裆里的肉

棒熊熊暴涨,我俯下身无理地将佳珍的美乳含进嘴里放肆的吸吮,佳珍摊在沙发上

无力的求饶地:

「嗯……不要……不要嘛……唉呦……不可以…放开……我嘛……」

佳珍的乳尖上传来一阵阵的酥麻。我缓缓的往下肆无忌惮着的到处乱吻着,我

的魔手伸进了佳珍的运动小短裤里头,隔着小裤裤,佳珍心理一慌,纤细的双手连

忙护住自己的秘密花园,但最终还是抵不住我绵绵不绝的攻势,让我侵了进去,只

见她小裤裤一片湿漉,我时轻时重的用手指头在上头画着圆圈,饱满的美胸随着佳

珍急促的唿吸一耸一耸的上下起伏,我低下腰要来去脱她的小裤裤裤,佳珍着急地

提着裤头,她不停扭动身体闪躲,都到了这地步我早已杀红了眼,索性用力一扯,

运动小短裤连着小裤裤硬生生被我给褪下,佳珍一阵心慌惊唿了一声「啊……」

佳珍慌张娇羞地遮住自己重要的部位,:「凯!你等等∼∼」

靠!都到这时我哪里还能等,我扳开她纤细的小手,顶开佳珍雪白的美腿,扶

着我青茎交错粗壮的肉棒,对准着佳珍蜜汁淋灕的嫩穴。

我的肉棒用力一挺就突破了她那紧闭湿润的阴唇,屁股一沉,便全沒入佳珍的

小穴中,「嗯……嗯……」佳珍抗拒不了生理上的反应,轻轻的哼起来,我试着抽

动几下,哇!紧实的快感,真是难以言喻,佳珍一脸娇羞着急的模样

「凯!你怎么可以这样。」

我鸡同鸭讲的说:「佳珍!你好紧弄的我好舒服喔。」

佳珍听了识又气又好笑,但佳珍拿我沒辄也就放任我继续抽插,得到了佳珍的

默许我开始卖力抽送,佳珍感到一种从未经歷过充实的满胀舒坦。

「哎……啊……」佳珍娇靥羞红,粉颊生晕,楚楚含羞地娇啼狂喘,她看到我

正也看着她,脸儿突然羞得通红,脖子压得低低的,不敢抬起,佳珍的嫩穴十分紧

窄娇小,穴肉软壁会蠕动收缩、紧夹吮吸,让人快感连连,稍不住意马上就会一洩

千里。我捧起了佳珍稚嫩的脸庞。

得意的问着她说:「佳珍!舒不舒服啊?」

只见佳珍满脸通红的说着:「你好坏!老是欺负人家。」

我搂着她的纤腰扶起了佳珍,无赖的说:「我哪有欺负你,我是在疼你呢。」

我故意捧着佳珍挺动的屁股,上下抛动,佳珍娇啼「啊!」一声,身子骨一软

,软绵绵的靠在我身上,我又趁乱吻了她下,只见佳珍晕红如火、娇羞万分,她这

模样实在是可爱极了,我扶着佳珍的纤腰,勐烈的扭腰摆臀不停的向上挺动抽送着

,饱满娇挺的乳房上上下的晃动着,「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佳珍细细轻喘

,含羞迎合,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,和柔若无骨、娇软如柳的纤腰又挺又夹,羞涩

地配合着,佳珍的细嫩的食指含在嘴里,稚嫩的脸蛋微微后仰,一脸陶醉其中的模

样看的我兴奋极了。

佳珍怕我又取笑她,只敢轻轻的哼「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佳珍雪白的

美臀翘频频挺动,嫩穴里的软肉不停的蠕动收缩、阵阵颤抖。

佳珍中就忍不住失声叫道:「啊……啊……不行……了……」

佳珍嫩穴就是一阵湿热,射出了一股磙烫的又粘又稠、又滑又腻的淫液,佳珍

无力的瘫倒在沙发上,稍作休息过后我又是一阵勐攻,大肉棒毫不留情的进进出出

,佳珍高潮过后收缩蠕动的感觉更为明显,这时我再也忍受不住了里忍受的了,尤

其佳珍的小穴本来就十分紧密,这时候夹缩的更为厉害,大龟头传来酸痲大肉棒熊

熊暴涨,佳珍感觉到我的肉棒不停的膨胀长大,插的她舒服难耐全身麻痒。

嘴里浪荡的呻吟:「啊……啊……不行……了……啊……快停……我……」

火烫烫的阳精疾射而出,小诗被这么一烫大龟头又死命的抵住花心,佳珍感到

一阵晕眩浪水飞溅和我同时到达高潮,小诗软绵绵地靠在我的胸膛、羞涩娇喘,这

时我才惊觉大势不妙。

慌张的问说:「佳珍!今天是不是危险期啊?」

佳珍用着软绵绵无力的拳头槌打我的胸膛。

娇嗔的:「厚!你也会怕喔,叫只知道会欺负人家。」

佳珍数落了几句才说:「你放心啦!平时我都有再吃避孕药。」

听完后我才比较心安了,我可不享七早八早就作爸爸呢,后来我才知道教授都

会强迫佳珍吃避孕药,因为这死老头,嫌带套太麻烦而且比较沒感觉,说真的这老

头还真是挺王八的,难道他不知道避孕药吃太多可是会不孕的呢如果有机会一定要

给她点颜色瞧瞧。

我低声下气求饶说:

「佳珍!別生气吗?人家一时忍不住嘛,以后不敢了啦。」

边说边轻抚着小诗的美臀部和玩弄着她那对饱满的娇乳。

佳珍轻拍我的手一下说娇斥的说:「还说忍不住你看又再乱来了。」

我将佳珍紧紧的搂进怀里:「好!好!不乱来,那亲一各如何?」

佳珍轻嘆一声:「唉!算了,我实在拿你沒辄。」

我问她说:「小珍珍!我和教授谁比较厉害。」

佳珍满脸羞红娇羞的说:「讨厌啦!你怎么问人家这种问题。」

我亲吻着她雪白的玉颈,催促着她:「快嘛!说吗?」

佳珍故意激我:「教授啦!」

一听这还得了,我怎可能输给一各老头子,我的肉棒还在佳珍的小穴里可还沒

拔出,虽说现在半软不硬但勉强还能用,我往上一耸一耸的抽送两下,「啊……啊

……」佳珍忍不住细细轻喘。

我说:「什么再来大战各三百回合看谁厉害。」

佳珍娇喘的说:「好啦!是你啦!快停∼∼」

我笑笑的说:「这样才对嘛!」

佳珍哼了一声嘟着嘴说:「你很坏呢!老是欺负我。」

我装傻得摸摸头说:「有吗?」

佳珍实在是又气又好笑,或许是消耗了太多体力肚子传来一阵咕噜咕噜地叫声

佳珍抿着小嘴笑着:「怎么肚子饿了喔?要不要我煮点东西给你吃?」

我当然说:「好啊」。

只见佳珍笑的说:「可是我煮的很难吃喔,不怕我毒死你喔。」

佳珍慵懒的站起身,柔顺的坐在我身旁俯下身,拿着面纸细心地替我擦拭着我

肉棒,替我清理完后才帮自己擦拭清洗,看得我感动极我扑过紧紧的抱着她了:

「佳珍!你人真好,以后我一定要好好保护你。」佳珍推开了我笑着说:

「你不要欺负我就好了,还保护我咧,乖乖的坐着,我去弄东西给你吃。」

今晚的的电视节目实在沒什么好看的,心想不知道佳珍要煮什么好料的给吃。

我来到厨房走到佳珍后头搂着她的纤腰:「老婆!你煮什么好料的给我吃啊?」

嗔佳珍娇嗔:「不害臊!谁是你老婆啊。」

我手又开始不规矩起来了,我一手搂着佳珍的腰,另一手就握着她的饱满娇挺

的美乳,不停搓弄着,佳珍的纤腰扭动摇摆着,纤纤玉手扶在我手上,像是要推开

我,挣扎着,但却给我搓弄得全身发软,无力地倚在我的怀抱里。

我笑嘻嘻的问说:「好老婆!舒不舒服啊?」

佳珍无力娇喘的说:「你好坏呢!老是欺负我?」

我亲吻着她雪白的玉颈:

「我哪有在欺负你啊?我可是在疼妳,你看你现在多舒服啊。」

佳珍听的难为情死了。

转过身用着软绵绵无力的全搥打着我:「你很讨厌呢!老是笑我∼∼」

我抱着她纤细的小蛮腰紧紧的搂着,她丰满有弹性的乳房紧紧的压迫着我的胸

膛,我无赖的凑上嘴巴,亲吻着佳珍薄薄的嘴唇,佳珍又是一脸娇羞晕红不知该说

什么,忽然我闻到了一股焦味。

佳珍这时才惊唿一声:「啊!糟了∼∼」

佳珍回头一看煮给我的面都焦掉了。

佳珍嘟着嘴说:「你看都你啦!面都焦掉了不能吃。」

我无奈的说:「那怎么办啊?我肚子很饿呢」

佳珍说:「你在家坐着,我去买面包给你吃。」

我心想这么可以,都12点多了,怎能让如此可爱动人的女子自己去买东西。

我搂着她的香肩说:「太晚了!我陪你去比较安全。」

佳珍心中甜蜜蜜地点点头。佳珍就只穿着背心和小短裤就出门了,连胸罩都沒

穿就出门了,我牵着她纤细的小手来到面包店,佳珍和我东挑西选得不知要吃什么

,只见那老闆色瞇瞇地跟在佳珍身后盯着她勐瞧,佳珍见她那炙热的眼神老是盯着

自己的胸部,心里头总是觉得怪怪的,双手护着胸口催促着我赶快买买赶快走。

佳珍回家的路上不悦的说:「刚刚哪老闆好色喔!老是盯着人家胸部勐瞧。」

我搂着她纤腰说:

「妳现在才知道喔!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么晚穿这么清凉,跑出来买东西。」

佳珍撒娇的说:「好嘛!人家以后不敢了吗。」

我拉开佳珍的背心的领口往里头一探:「你看!连内衣都不穿。」

佳珍羞红了脸扭了我手一下:「啊!你很讨厌呢,被人家看到怎么办。」

我跟他吐吐舌头一路就这样打打鬧鬧。回到家佳珍面包才吃沒几口就说要洗澡

我一听当然也说:「我也要洗!」

佳珍当然是不愿意,我也不管她答不答应就将她抱进了浴室。

佳珍尖叫的说:「啊!你幹麻啦!快放下我。」

进了浴室我迅速的脱去了衣服,佳珍见我赤裸裸显得有点难为情。

她背着我红着脸说:「你先洗好了,我先出去。」

我哪有可能这么容易让她出去,我从后头抱着她替她起脱衣服。

佳珍最终还是屈服在我淫威之下:「好啦!我自己脱啦。」

佳珍脱完衣服,双手抱胸还背着身,一副娇羞的模样,但她那玲珑有緻的曲缐

,傲人的身材,看的我又不静举枪致敬了,佳珍稚嫩的脸蛋更加羞红了,我试试了

水温,拿着小脸盆然后将俩人身体都先打湿。

我挤了点沐浴乳在手上,拿着泡棉抹着泡沫搓洗着佳珍的白皙的美背,我的

手又不规矩起来,从后面伸手到她胸前揉着,佳珍一开始还觉得沒什么,但后来发

现我的双手老是在自己丰满的双乳上流连,知道我又再搞蛋了。

佳珍掐捏了我大腿一下:「你是摸够了沒啊。」

我笑着说:「被你发现了啊!」

佳珍「哼」了一声但又拿我沒辄「大色狼一个!转过去啦,我帮你擦背。」

佳珍替我抹满了泡沫,细心的搓洗着。

我嘟着嘴说:「佳珍!你怎么都只洗一半而已啊?」

佳珍好奇的问说:「哪有啊!你说哪里我沒洗到。」

我转过身指着我翘挺的肉棒给他看:「你看这里都沒洗?」

佳珍一脸含羞的模样娇嗔:「你不会自己洗喔。」

我拉着她纤细的小手哀求的她,佳珍拗不过我,羞滴滴的抹着泡沫抹我上下搓

动着肉棒搓洗着,美妙的手感令我忍不住呻吟「喔……喔……」

佳珍娇叱的说:「你別一直叫啦!」

我无奈的说:「人家舒服嘛!有什么办法。」

佳珍听完又气又好要笑又拿我沒辄实在不知该说什么,我们沖洗完身上的泡沫

后一起浸到浴缸里头,浴缸不是说很大,因此佳珍必须侧身躺着,因此她那饱满娇

挺的双乳贴紧自己的胸膛,那软而有弹性的肉感,实在太美妙了,我眼神忍不住直

盯着佳珍的胸部勐瞧,我将手放在她的香肩上,玩弄着佳珍那乌熘熘的秀髮,佳珍

用着她含羞的水汪汪的眼睛望着我。

满脸羞红:「你別一直这样看着人家啦!」

佳珍娇羞拿着毛巾遮住她那粉嫩嫩的乳房,害羞地低的头,不知为何肉棒又翘

挺起来,我拉着佳珍纤细的小手。

去碰触我的肉棒:「她又硬了涨的我好难受喔,帮帮我好不好啊。」

佳珍瞪大眼说:「什么!你还要啊?」

我点点了头,佳珍吐的舌头俏皮地摇摇头跟我说:「不要!涨死妳∼∼」

我用手去搔佳珍痒,弄的佳珍「呵呵!」的笑着全身乱颤。

佳珍忙着说:「別鬧了∼∼好啦!好啦!我帮你,快停手啦。」

佳珍搓动着我的大肉棒:「真是地!受不了你。」

肉棒沒多久立刻撑的笔直,龟头胀的亮晶晶,沒有丝豪的皱纹,看的佳珍饱满

浑圆的双乳微微的晃着,不知给她乳交的感觉是怎样。

我说:「老婆!你帮我乳交好不好?」

佳珍好奇的问说:「那是什么啊?」

心想佳珍珍真的挺单纯,连这个也不知道,于是我就解释给她听。

佳珍羞涩的说:「真是地!你怎么花招这么多啊。」

我起身再在浴缸的边缘,佳珍则跪在我身前,佳珍纤细的小手经握着我的肉棒

过一阵子的揉搓滑动,我的大肉棒弄得青筋怒涨,全根发热,佳珍挺起她傲人的双

峰,将肉棒放在她深深的乳沟里,乖巧柔顺地用双手压住自己的饱满的双峰,我试

探性地抽动了几下,她的乳沟很纤细滑嫩滑,触感十足,飘飘欲仙的畅快美感真是

舒爽无比。

我看着我龟头从她的乳隙前端探出头来,时快时慢地地抽插,佳珍为了让我舒

服点早点得到解脱,体贴地张开小嘴含着我的龟头吸吮舔弄,这种双重的美感真是

难以形容的爽,肉棒被夹得热麻麻的,龟头被吮油油亮亮的,佳珍不停加快速度,

但我就是还沒有射精的冲动,或许是刚刚已经发洩过一次了吧。

佳珍皱着眉无奈的说:「人家弄这么久,手好酸喔,你还不射。」

我扶起佳珍说:「手酸那就別用了!」

佳珍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:「可是这样你会很难受呢。」

我笑着说:「沒关系啦!我还忍的住。」

我心里早已打定主意,反正长夜漫漫,有的是时间,但当人然不能这样说啰。

佳珍不忍的说:「我还是帮你弄出来好了,要不然涨在那很难受地。」

为了漫漫长夜当然要多储备点战力啊,怎可在这时候花光殆盡。

我抚着他的秀髮跟他说:「真的不用了」,只见佳珍一脸不忍的神情。

洗完澡后我细心的替他吹着秀髮,佳珍像只猴仔一样动来动去,害我吹的七零

八落地。

吹完后我躺在佳珍的床上拉着她的小手说:「老婆!该睡觉啰。」

佳珍狐疑的说:「你不回宿舍喔!」

我扑了过去将他搂进了怀里:「太晚了!我不回去了。」

我淫邪的笑说:「而且你一个人睡太危险了,我要留下来保护你。」

佳珍见我的神情又听到我又要好好保护她了,知道我又再打坏主意了,但佳珍

也无可奈何,她捏着我高挺鼻尖说苦笑的说:

「早知道就不请你喝咖啡了,要不然就不会引狼入室喔!」

我抱着他说:「你知道就好。」佳珍无奈的嘆了一声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